绑架富二代:他拖着一吨多重现金,横穿半个香港,回到了养鸡场

浏览量:14 次

大家好,我是大魔。


2008年夏天,我进过一段时间传销,这一年我18岁。


当时的传销团队,租了一个三室一厅,男女分开,每屋睡俩人,跟我同一屋的大哥,是个文盲,只会写自己的名字——张子强,我叫他张哥。


传销组织规定,每天早上6点起床,开始集体背诵内部文件《业务洽谈》和《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》,我作为室友,还负责教文盲张子强读书认字。


最开始教的,是“大丰收”三个字,那是我们当时抽的烟的牌子,特别便宜,2块钱一包,一包20根(组织内部规定,初级业务员不能抽5块钱以上的烟)。


我至今没有弄懂这本书和《羊皮卷》的区别


时间处久了,张哥跟我谈起自己的过往,说自己是之前道上的,别人如果求他帮事儿,就把钱用个黑袋子包起来,晚上搁他家院子墙头,第二天再过来。


谈妥了,就人走钱留,没谈妥,人就把钱带走。


后来他因为持刀伤人,还坐了几年牢,出来后没多久,就一路南下,到了广西来宾市,我俩就算认识了。


那会儿我呆的是南派传销,不限制人身自由,当我因种种原因最终离开传销时,临走前,张哥送了我四桶康师傅方便面,写了一串他的私人电话给我(那会儿每个人都有传销内部号码,彼此打电话免费)。


我一路北上回家,把4桶面全吃了,却把电话给丢了,从此再没和张哥见过。


今天给大家讲的故事,案子的主角和张哥一样,文化程度都不高,都在两广一带待过,也都坐过牢,更让我觉得恍如隔世的是,他们的名字竟然完全一样——张子强




1996年5月23号下午,香港中环华人行大厦,一个叫“肥佬”的胖小伙儿,紧紧盯着大厦工作人员专用出口。

这里是香港首富李嘉诚长实集团所在地,整个大厦都是写字楼和商铺,人多且杂,根本没人注意这个胖小伙儿。

下午6点15分,一辆蓝色日产总统牌轿车缓缓从大厦驶出,汇入车流。

肥佬赶紧拿起对讲机:老板收工了!

另一头的张子强等一伙绑匪,正埋伏在深水湾道79号李嘉诚大宅前的公路拐弯处。

这个拐弯处,恰好是一单行道,只要把路一头堵住了,就没车过得去了。

张子强把自己的车停在拐弯处入口,让自己小弟猪仔停在出口,计划就是等蓝色小轿车一过来,就两头夹堵,开始打劫。


蓝色总统牌轿车刚过拐弯入口,张子强立马拿起对讲机说暗号:老板收工了。

出口那边的猪仔赶紧给汽面包车加油,没想到,一下子熄火了,再打,打不着,继续打,还是打不着,眼瞅着蓝色轿车就要过去了,后头的张子强怒骂一句屌你老母,脚下狠踩一脚油门就冲了过去。

轿车司机从倒视镜一看,感觉来者不善,也赶紧踩油门,没想到,张子强车速更快,从旁边飞驰而过弯道超车,接着在马路上一打横,堵住了出口。

后面的猪仔这会儿终于发动了面包车,急速杀来,堵在轿车后面,接着,面包车车门唰一声拉开,下来一帮匪徒,个个全副武装,其中2个拿着AK47冲锋枪,有个人还拖着一把大铁锤。

匪徒们大叫“下车,下车!”,车里的人直接傻了,动也不敢动,更别提拉开车门下车了,惊魂未定,只见大铁锤从天而降,“砰”地一声,车前挡风玻璃立刻陷了进去。

司机哆哆嗦嗦地开了门,后面的绑匪立马冲上前,把车里俩人捆住手脚,蒙上眼睛,塞进了猪仔开的面包车。

被绑的另一个人,就是李嘉诚的大儿子——李泽钜。

李泽钜(左)和李嘉诚(右),现在的李泽钜已正式接任李嘉诚,做了长实集团董事局主席了

张子强这会儿还挺冷静,叫来一小弟说,你把李泽钜的车开走,停的越偏越好。

接着,绑匪们开车经过李家大宅,重新汇入车流,朝着香凯时ag娱乐APP下载安装注册港元朗流水响上窝村的养鸡场开去。

路上,他们翻出李泽钜包里的大哥大,让他给家打了个电话:“我被人绑架了,不要为我担心,千万不要报警”。

话没说完,电话就被拿走了,不让多说了。

得知李泽钜被绑,李家一下慌了,赶紧给老爷李嘉诚打电话。那会儿李嘉诚不在家,正在外参加一个重要会议,听说儿子被绑了,撂下电话就往回赶。

这边的绑匪到了养鸡场,把李泽钜推进一个小木房子,拽出一根铁链,把李泽钜的腿绑了起来,开始商量接下来怎么办。

匪首张子强发话了,他要单枪匹马去李家,面对面和李嘉诚谈谈价。

小弟们说这哪行,万一人报警了可咋整。

张子强说小弟你别慌,大哥敢做就敢当:我研究过很多绑架案,那些失败的,就是花太多心思琢磨怎么要赎金了,像李嘉诚这种在商海里翻腾起来的,胆识过人,不会把钱看得比命重要。我亲自登门谈判,既让李嘉诚看看我的胆量,又表示我的诚意。

他还真给李嘉诚打了电话,李嘉诚也是心理素质强大,说那你来吧。

晚上,张子强拿着李泽钜的电话,从养鸡场往李家大宅方向开。

李家大宅建在深水湾海边一个半山上,背山靠海,一条马路经过门前。

张子强到了家门口,一按门铃,一个胖胖的30多岁的男菲佣开了门。

在香港,很多有钱人都会请菲佣打理日常,一般都请女菲佣,像这种请男菲佣的比较少,可见这位男菲佣很会来事儿。

一进屋,就见到了李嘉诚,接着,李嘉诚带着张子强,游览李家大宅,把上上下下4层楼全看了一遍,确认没有警察后,俩人回到客厅,开始谈判。

正准备谈的时候,李家门铃突然响了,张子强蹭一下从沙发上跳起来,站到李嘉诚身后,这意思很明显,如果有啥意外,你们家李老爷就是下一个人质。

男菲佣去应门铃,没开门,打开闭路电视问:你找谁?

要不都说香港记者跑得快,门外竟然是一记者,他介绍了自己的身份后问:李泽钜先生在家吗?

男菲佣说:对不起,他不在家。

那李嘉诚先生在家吗?

对不起,李先生也不在家。

记者又追问:李泽钜是不是出了什么事,为什么他的车窗玻璃被人打破了?

男菲佣答:司机出了一点小车祸,李泽钜先生当时不在车上。

记者一看实在没辙,只好闪人了。

屋内的人全都长舒一口气,张子强重新坐回沙发,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后:w66利来官网APP下载安装注册 李先生身为华人界的超人,我一直很佩服,十几年前,我做手表生意,很荣幸地卖过手表给李老夫人,今天又很荣幸的和您面谈。

接着,俩人唠了会嗑,谈了谈商业、人生和女人,张子强终于忍不住了,说我受兄弟们委托,今天跟李先生借20亿,全部现金,只要旧钞,还不连号。

李嘉诚就说20亿啊,我有,但我不知道香港银行能不能提20亿现金,还是不连号的旧钞,你等我打个电话问一下。

打过电话后,李嘉诚跟张子强讲:最大限度只能提10亿现金,而且还需要几天时间准备。

他看张子强没表态,接着说:为了表示诚意,我家里现在刚好有4000万现金,我先把这4000万作为“诚意金”送给你,怎么样?

张子强事后接受审问时说,他非常佩服李嘉诚的气度,当场就表示:好!10个亿就10个亿,3天之内必须交齐,不过,这4000万太难听了,4这个数字不吉利,留200万给您,我只带3800万回去。

说完,他就带着3800万现金回去了。

第二天上午,李家先准备了5个亿,下午又准备了5个亿,张子强开车分2次拖走。

等最后一次把钱带走的时候,张子强上前一步和李嘉诚握了握手:“李先生,我记住了李家言而有信,你也记住我言而有信,我保证,我和这个组织从此不会骚扰李家人。”说完就准备抬腿走人。

这会儿,李嘉诚叫住了张子强,说了一段非常郑重的话:现在你有的钱已经够你一生享用,希望你从此洗心革面,隐姓埋名,远走高飞。

张子强听了哈哈大笑,出门上车,然后从车窗探出头来说:今晚李公子回家。说完扬长而去。

这次绑架,张子强一共勒索了10.38亿,打破了吉尼斯世界纪录,至今无人打破。

张子强勒索的一部分钱

那会儿的香港千元纸币正好是1张1克,假定每张都是千元纸币,那10亿港币就有一吨重,张子强相当于拖了一吨多重的钱,横穿半个香港,回到养鸡场,最后自己独分3.62亿。

在张子强之前,人称“世纪大盗”的英国人比格斯,通过精心策划在1963年8月8日抢了一列皇家邮政列车,抢走现金260万英镑,轰动整个欧洲。

当时的媒体报道

比格斯被捕不久,就自制绳梯翻墙越狱,辗转三大洲,逃亡36年,期间他不断记者和旅游者讲述“火车大劫案”的故事,借此收取报酬。

但比格斯的犯罪手段和犯罪金额,都没法和张子强相比,当时的260万英镑,只相当于张子强时代的3亿多港币。

当然,这不是张子强第一次犯下大案,早在1990年,他就通过抢劫香港启德机场扬名立万了。

第一次抢劫大案,抢的是劳力士手表。

俗话说的好:劳心者治人,劳力者治于人,戴劳力士者高于人也。

九十年代初,不管是香港、台湾,还是新加坡,劳力士手表就是贵族的象征,戴上金光闪闪,倍有面儿。

从几万元一只的普通劳力士到100多万一只的钻石劳力士,都有人买。

瑞士劳力士公司每隔一段时间,就会空运一批手表到香港,再由私营保安公司把手表从机场押运到各个分公司。

当时的香港劳力士手表广告

1990年2月22日上午11点多,一辆押运车进了启德机场仓库区,车门一打开,下来3名押运员。

3人分工明确,一人手持雷明登猎枪警戒,另俩人就进了仓库货运站,一一清点完货后,就开始往车上一箱箱搬手表。

俩人累得吭哧吭哧的,终于搬完想关车门时,突然冲出5个蒙面大汉,其中2个迅速跑向驾驶室,用枪顶住押运员,逼他把制服脱了,自己换上。

另外3名蒙面大汉,同样用枪顶住押运员,逼他们上了车,再用手铐铐上,胶带封嘴,整个抢劫过程跟他妈拍警匪片似的,又快又准又狠。

香港押运员,也叫解款员

接着,押运车离开车库,朝机场隧道开去,到了隧道口,又突然改变方向,沿启福道往观塘方向开,融入公路车流。

几个小时后,警察在九龙湾的常怡路边发现了押运车,车门关得死死的,驾驶室也没人,打开后车门,发现3名押运员都被铐住双手,蒙住眼睛,车上40箱总价3000万港币的劳力士手表全被搬走了。

当天下午5点,警察接到报案,说一辆水库旁边,有个货车着火了,等警察赶到现场,发现货车烧的只剩一个车架子,但在旁边的草丛里,发现了几只崭新的劳力士手表。

谁也没想到,仅仅一年半后,启德机场又发生一场震惊东南亚甚至美国金融系统的绑架案。

1991年7月12日,香港卫安保安公司的装甲押运车正载着1700万美元、3500万港币合计1.7亿港币去启德机场,准备空运到美国。

和之前一样,正当押运员点完货准备上车时,突然两边冲出5名劫匪,其中4名蒙面,1名露脸,露脸那位,正是张子强。

3名押运员被绑匪蒙上眼睛,堵住嘴巴,塞进了后车厢。

绑匪们开着押运车,先过机场隧道,再拐上九龙宏安道,接着拐进丽晶花园,从丽晶花园出来,又七绕八绕到了一处天桥边,旁边早就停好了一辆白色面包车。

正当绑匪们把钱转移到面包车上的时候,发生了一件事儿,其中一名押运员,天生爱出汗,汗水顺着他的额头往下流,流过眉毛,流进眼窝,流着流着,蒙在眼睛上的黑布就往下滑一点,滑着滑着,慢慢的,半只眼睛都露出来了,跟卡卡西似的。

押运员用就半只眼睛,瞅见了没有带面具的张子强。


没一会儿,绑匪们装好了钱,上了面包车,再次汇入车流,逃之夭夭。

车上,张子强掏出一把刀,挑开装现金的帆布袋封口,发现里面的一沓沓港币都是旧钞,特别开心,这样警察就不容易追查钱的来源了。

可等他挑开装美金的封口时,一下子就惆怅了,里面全是连号的新币,还得通过黑市才能销出去。

张子强没惆怅太久,拿出一沓美元,挑破扎着的纸带,呼呼就往窗外扔。

靠在窗边的小弟一下懵逼了,啥情况,好不容抢来的钱,咋就给扔了呢?

张子强盘腿而坐,笑而不语,旁边的另一大哥敲了一下小弟的头:不懂别逼逼,这叫祭天地、保平安。

有人说,这是张子强迷信的表现,他几乎每一次抢劫,都会留下一些赃物,上次留下几只劳力士手表,这次直接撒钱,甚至,在每一次犯案前,他都严禁手下近女色,连老婆都碰不得,说碰了就晦气,一定会出错。

启德机场1.7亿港币抢劫案,震动了整个东南亚,甚至包括美国的金融系统。

香港警方经调查认为,对方明确知道抢的是大额现金,且作案时间、逃跑路线都卡得非常精确,这一定有“内鬼”配合。

案发不久,香港一银行走进一女人,存了10万港币现金进去,接着,在同一家银行的不同营业所,她又往同一个账号存了10万,接着又去其他营业所存钱,前前后后一共存了41万。

经调查,这些钱全是启德机场抢劫案的现金。

这个女人,叫罗艳芳,卫安护卫公司运输部文员,她的丈夫,就是张子强。

张子强、罗艳芳和他们的两个孩子

警察马上拘捕了张子强夫妇俩,1992年11月23日,香港高等法院开庭审理张子强涉嫌抢劫机场押运车案。

之前的那位“卡卡西”押运员出庭作证,最终,法庭裁定张子强罪名成立,判决入狱18年,罗艳芳则因证据不足,当庭无罪释放。

罗艳芳一出来,二话不说就重金聘请律师,准备给张子强上诉。

律师在看完全部卷宗后,抓到一个空子:警方在抓走张子强后,曾请那位“卡卡西”押运员到警局辨认,一开始,他没认出来,后来等他快走的时候,又转身指认张子强,说他是当时在作案现场没带面罩的人。

律师揪住这一点,说这个指认不可信,有操作嫌疑。

接着,罗艳芳就约见记者,开了一场声泪俱下的新闻发布会。

发布会现场,罗艳芳身穿长裙,戴着墨镜,在律师的陪同下,面对咔咔拍照的记者们,指控警方证据不足。

接着,她取下墨镜,让大家看到自己泪流满面的脸,她说:“警方不但制造冤假错案,还搞刑讯逼供,你们看!”

话一落地,罗艳芳突然撩起长裙,露出雪白的大腿,只见大腿内侧有一道长长的伤疤。

罗艳芳哭着说:“在里面,警察为了让我招供,竟用刀在我腿上划了一刀!”

现场掀起一片惊呼,随后一篇篇报道出现在各大报纸头条,这些舆论报道,直接影响了案件的走向。

1995年6月23日,香港终审法院开庭审理张子强上诉案,最终,法庭宣布张子强罪名不成立,当庭释放。

张子强仰天大笑出了法庭,面对一众记者,摆了一个胜利的pose。


张子强从法庭出来后摆的pose

这还没完,张子强夫妇俩立马以冤案的名义,向香港警方索赔800万港币。

警方没辙,只能赔钱。

就这样,张子强连续在启德机场犯下两起大案,抢的钱加起来近2亿港币,现在刚一出狱,又从警察手里弄了800万,成为亿万富翁。

有钱后的张子强,动不动就跑去澳门葡京赌场赌博,买豪车,找女人,还力争进入上流社会。

张子强和他的兰博基尼,但我一直想不通,他为什么总爱展示自己并不发达的胸肌

他还参加过成龙办的派对,跟成龙、李修贤都留下了合影。

张子强和成龙


张子强和李修贤(中)

那时候,张子强有两个江湖绰号,一个叫“变态佬”,一个叫“大富豪”。

出狱不到一年,“大富豪”张子强就绑架了真正的大富豪李嘉诚的儿子,并且隔空喊话:我干绑架,不绑小的,要绑就绑香港十大富豪。

这话成了张子强的KPI,拿下香港首富李嘉诚后,张子强也闲不下来,琢磨着啥时再绑一个富豪,再接再厉,再创“辉煌”。

1997年9月27日,香港回归将近3个月时,张子强带着自己6岁大的儿子,在家门口的小饭馆吃饭。

吃着吃着,外面冲进来两个蒙面大汉,抓起张子强就往外推,一边推一边叫嚣:都别动,谁动打死谁!我们只要这两个人。

说着,大汉拉了一下枪栓,掉下两颗子弹,其他乘客都吓坏了,谁也不敢拦,眼瞅着张子强父子俩被推上车。

到了车上,张子强儿子绷不住了,躲进爸爸怀里,脸色吓得发白,突然,蒙面大汉拉下面罩,竟然是张子强的马仔们。

原来,张子强是想给自己制造一起绑架案,让大家都以为他被绑了,以便他实施第二次惊天绑架——这次他瞄准的对象是香港第二富豪郭炳湘。

饭馆绑架案两天后,1997年9月28日下午6点40分,香港第二富豪郭炳湘开着自己的蓝色宝马,驶出新鸿基大厦,朝海滩道方向开去。

此时海滩道的一个拐弯处,停着一辆车牌为HG7396的小车,车上坐着张子强。

没一会儿,对讲机传来暗语“老板收工了”,张子强盯着路口,静静等着郭炳湘的到来。

郭炳湘开着蓝色宝马,刚刚经过张子强身边,张子强立马拿起对讲机说“车过了”,话刚落地,张子强松开手刹,脚踩油门,一个打横,就把车横放在马路中间。

张子强赶紧下车,把引擎盖打开,假装车出了故障,正在修车。

另一边,郭炳湘刚从弯道经过,就被前后两张车堵住了,车上下来几个绑匪,把郭炳湘拽了出来,拖上面包车颠了。

有个马仔还不忘上了郭炳湘的蓝色宝马,迅速离开。

张子强听到对讲机传来“成功了”,就把引擎盖盖上,对着后面的车子做了一个抱歉的手势,然后钻进车里绝尘而去。

谁也没想到,香港第二富豪郭炳湘就在1分钟前,被人绑架了。

新鸿基地产前主席郭炳湘,遭张子强绑架后被指患抑郁狂躁症 亚美手机网页注册,因此丢了公司主席的位置,2018年10月20日病逝

绑匪们把郭炳湘拉到了新界马鞍岗200号,接着就给他老婆打电话,要赎金。

电话通了,可没想到郭炳湘一身硬气,愣是不说一句话,那边郭太太都急眼了:好歹让我老公说句话啊,不说话怎么知道他还活着,万一你们撕票了咋办。

绑匪们看郭炳湘死倔死倔的,气坏了,上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,张子强赶紧制止了他们,说别打了,君子动口不动手,我们要钱不要命。

后来,他们想了一方法,把郭炳湘塞进一木箱子里,四面全封死,上面抠一小窟窿,专门透气用,受点累可以,可别憋死了。

香港的9、10月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,人在木箱里,上下左右都动不了,又热又闷又挤,跟他妈蒸笼似的。

郭炳湘在木箱里扛了整整4天,到了第5天,实在扛不住了,说“水,给我一口水”。

绑匪也聪明:你什么时候打电话,什么时候给水喝。

电话到底给打了,郭炳湘也被绑匪们抬了出来,整个人瘦了一圈,浑身上下水淋淋的全是汗。

张子强像上次一样提议,要去郭家登门拜访。

最终,张子强从香港第二富豪郭炳湘身上,讹了6亿港币,旧钞,不连号那种。

张子强把自己的绑架行为比喻为登山

李泽钜和郭炳湘被绑后,富豪圈层人心惶惶,私人保镖和防弹汽车迅速成为抢手货。

你可能会问,这香港绑匪跟电影里一样神通广大,那代表正义一方的香港警察,拥有爱与和平的力量,咋就无视劳力士手表、被扔掉的美元、被砸破的豪车等相关证据呢?

其实,警方调查的结果,当时都明确指向了张子强,但李家和郭家为了身家安全,全都拒绝作证。

香港实行的又是英美法系的审案制度,倡导无罪推定的原则,所以,香港警方也拿张子强没办法。

不然万一到时因证据不足,又被讹了800万可咋整?


1998年1月7日,香港警方的直升机在上水一带进行空中巡逻,飞着飞着,无意中发现有帮团伙正在把一箱箱胶箱往屋里搬。

警方当时估计,箱内可能是毒品,再一调查,发现团伙头目就是张子强,这把香港警察激动坏了,心想终于逮着证据了。

于是,警察带着缉毒犬,一路追踪,最后追到当天运送胶箱的货车,可缉毒犬上前闻了闻,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这证明,箱子里压根不是毒品。扫毒不成,就开始扫屋。

趁着张子强团伙离开时,香港警立刻行动,搜查屋子,发现里面竟然堆满了炸药、雷管和枪支弹药。

经过清查,一共查获了818.483公斤的炸药、1997根雷管、750米导火索。

800公斤炸药是什么概念?1995年,美国俄克拉荷马州,恐怖分子把州联邦政府的九层大楼给炸了,炸死168人,那一次他们用的炸药是500公斤。

雷管

关于张子强搞炸药一点,当时流传有两种说法,有人说他想炸毁香港赤柱监狱,营救香港头号通缉犯、他的同党叶继欢,也有人说他打算绑架香港政要,恐吓香港特区政府。

在看了几十万字资料后,个人更倾向于前一种说法,主要基于几点:

1、张子强喜欢钱,对抢劫、绑架富豪AG环亚娱乐开户 感兴趣,对政治人物没那么感兴趣。


2、张子强想进入上流社会,没必要和特区政府对着干。


3、因为过往经历,张子强特别痛恨监狱系统,曾有2次开着卡车直撞向惩教署。


4、张子强从绑架李泽钜开始,就喜欢自报家门、登门拜访,让人明确知道自己是谁,目的就是打出自己的名号,形成绝对震慑,以后不用绑架就有人送钱来。如果能把香港头号通缉犯叶继欢从监狱救出来,在小弟们眼里是义薄云天,在富豪们眼里是胆大包天,一举两得,赚大了。



一般来说,采石场、建筑工地因工作需要,都会使用炸药。香港警察就顺着这一线索展开调查,却毫无收获。

这时候,张子强得知炸药被查,赶紧跑路,从香港偷渡去了广东。

1998年1月10日,广东省公安厅接到公安部指示,说张子强、叶继欢犯罪集团横跨粤港两地作案,影响极坏,要求立案侦查,代号 “9810大案”。

经过数次围追堵截,最终在1998年1月25日,公安机关在江门外海大桥收费站抓到了张子强,一起被抓的,还有他的军师胡济舒。

张子强被抓后,一开始死不承认自己的身份,说自己叫陈庆威,是个港商,但你问他的身份证号、家里几口人、平时住哪,他都答不上来。


张子强的假身份

张子强只是一再强调:我是香港居民,没在大陆犯罪,现在施行一国两制,你们没有权力抓我。

警察则分两头行动,一头继续追查炸药的来源,一头去审问张子强团伙其他成员。

张子强刚进监狱时,想着很快就能回去了,就不洗澡,不刮胡子,别人问他咋这样,他就说:我这身子,要回香港再洗。

可在里面待了半个月后,他就不觉得不对劲了,这“ziqiang is coming”就跟《权力的游戏》里“winter is coming”一样,迟迟没有到来。

张子强就分析,就因为他只懂香港法律,不懂大陆法律,所以才回不去。

有一次,他回到监仓,正好看到里面一狱友正在钻研《中国人民共和国刑法》,就提出借来看看。

这狱友是一老头,是个经济犯,他就问张子强:咋,你不一直说要回香港吗?这些法律不适用香港,别整那些没用的。

张子强赶紧给自己打圆场:我这人一直很好学,坐牢是最好的学习机会,我的英文,我对香港法律的熟悉,都是在坐牢的时候学的。1995年我在香港坐牢,请了一个英国的大律师,每次到赤柱监狱来见我,人家讲的都是英文,那时我的英文很不好,所以就请人一句句翻译,后来我下定决心学英文,到开庭前,我基本可以单独和英国律师对话了。人啦,要逼,逼到一定的时候,做不了的事情都做了。

老头说行吧,爱学你就学吧。

张子强不太认识简化汉字,就在那一个字一个字的啃《刑法》,希望能钻法律的空子。

接着,警察查到了炸药产于江西,导火索产于广东,也查到了张子强是怎么用轮船把800公斤炸药、近2000根雷管运到香港的。

张子强运炸药的运输船

1998年6月29日,张子强在看守所见了自己的律师,他问,我犯的这事儿,严重不?

律师说很严重,严重到能判死刑。

张子乐橙app官方下载安装注册强说你可别唬我,《刑法》上规定了,绑架罪没有死刑!

这把律师都气笑了:绑架罪是没有死刑,可“非法买卖爆炸物罪”有死刑啊。

除了苦心学《刑法》外,张子强还有一件事儿让警察印象深刻。

1998年夏天,全国人民都在关注“三江”抗洪,有一天,看守所领导正在院子里组织干警为灾区捐款,后来犯人们知道了,也都响应要为灾区捐款。

有人捐100,有人捐50,有人捐20,张子强就递了一张纸条上去:我想捐一车方便面。

教导员就问:别人都捐钱,怎么就你想捐方便面呢?

张子强说:我在电视上看到灾民都住在大堤上,煮饭很困难,所以我想捐一车方便面。

当时张子强进看守所时,身上现金只有1万,因为总要求加餐买水果买日用品,花的比别人快,捐款的时候,还剩7000多,最后,他捐了5000块钱。

但不管是学《刑法》还是捐善款,都无法改变张子强的犯罪事实。

1998年10月28日,香港特首董建华首次对张子强案件发表评论:唯一需要强调的是,(张子强)他们触犯了国内的法律,所以依照国内的法律去处理。

1998年12月5日,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张子强犯罪集团做出终审裁定,判处张子强、陈智浩、马尚忠等5人死刑,其余31人分别被判死缓、无期徒刑和有期徒刑。

就在判决前一天,一个60岁的老头带着两个男孩来看张子强——张子强的岳父,和他的两个儿子。

张子强上来就问:阿芳(罗艳芳)怎么没有来?

岳父说:她不敢来,有人说她是同案犯,她害怕来了被抓。

张子强说:不来也好,让她不要在香港待下去了,最好尽快离开香港,香港恨我们的人太多了。这两个孩子也一定要带出香港……

当张子强和岳父聊天的时候,小儿子不耐烦了,顺着外公腿上滑下来,在接见室里又蹦又跳。

等接见的时间到了,岳父赶紧把小外孙抱过来,让张子强再看一眼。

张子强看着自己的儿子,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接见室。

不知道那个时候,他的心里有没有一些后悔,但他肯定想不到自己犯案的时候会迎来这一天:白发人送黑发人,年幼的儿子看着自己即将死去的父亲。

张子强死刑执行现场


“大富豪”张子强的故事,让我想起一种源于美国的游戏“大富豪”,后被日本孩之宝公司改编为《人生游戏》。


日本本土化后的《人生游戏》


在这个游戏里,不可能每个玩家都变富豪,总有平民,有乞丐,有老板,有职员,有大佬和小弟。


这是真实社会的必然结构。在这个结构中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业,希望靠本事再上升一层。


在这条追求之路上,每个人都逃脱不了欲望、能力和规则形成的冲突。大部分人都在某种规则里,要么管理自己的欲望,要么提高自己的能力。


当然,还有人欲望和能力都太强,成为规则制定者。比如现实中的大富豪。


有一小部分人,管理不了欲望,也无机会提高能力,更无力创造规则。怎么办?打破规则。


我们常用“法外之徒”来形容彪悍凶暴的犯罪者,因为他们破坏的是法律,而法律一般是普通人的安全保障。


但在法外之徒自己看来,可能这是一种新的玩法,他把你手里的牌硬抢过来,并认为自己也是在靠能力上升,做大做强。


张子强,就是这样一位法外之徒,他试图以独特风格和严密规划,来玩这场人生游戏。


你的人生游戏该如何去玩,最好用头脑,而不是炸药。



马上,由张子强真实案件改编的电影《追龙Ⅱ》就要上映了。


王晶继2017年《追龙》之后,再次出手,这次他找来了梁家辉、古天乐、林家栋和任达华,四位影帝同飙演技。


梁家辉演的绑匪老大,原型就是张子强,和真实的张子强一样,他有自己的技术专家,专业做监听;有自己的炸弹专家,专业搞爆炸,当然也有杀人放火的马仔、堆积成山的金钱。


我看过很多影视剧里的张子强,梁家辉这版尤其喜欢,长发飘飘的,又邪气又戾气。



前面我们在故事里讲了,张子强搞来了800多公斤炸药。电影里,炸药是关键,卧底警察古天乐就是用自己能造炸弹的本事,成功打入张子强团伙内部,最后一举掀翻了整个团伙。


这电影改编自真实案件,为了最大程度地了解作案细节,王晶在拍摄前还专门采访到了张子强团伙内的成员,实打实给大家揭秘现实中的“世纪悍匪”。


采访视频


不多说了,6月6日,这周四,《追龙Ⅱ》电影院见吧!


电影预告片




世界从未如此神秘

We Promise

This is Original


文中图片来自网络
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绑架富二代:他拖着一吨多重现金,横穿半个香港,回到了养鸡场